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到中年,看开、想开、活动(户外运动)开

 
 
 

日志

 
 

【引用】(原创)喜欢介入他人生活的朋友  

2011-10-09 11:38:39|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介入他人生活的朋友

琴,是我高中起就交往的朋友,她大方、好客,一副侠客心肠,谁有困难她都会伸出援手助人一把。

记得我们相逢是在高中毕业后的一次招工考试中,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断过联系。

那时,我的家庭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父母刚刚办理了离婚手续,家中穷得连双多余的筷子都没有,虽然姊妹四个中有两个被法院判给了父亲抚养,但弟妹中谁也没有跟父亲走。父亲将判给他的房产出售后搬到单位分配的住房居住。父母多年的“战争”使家中一贫如洗。姊妹四个都在上学,完全靠母亲给一家驻宁办事处的招待所洗洗缝缝和打扫院门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

琴的出现解决了我家的烧眉之急。虽然当时琴还沉浸在丧母的哀恸之中,但看到我的家庭如此困难,她无私地伸出了援助之手。琴的家境优越,加之又是家中最小,她的零花钱多的好像没处可花,她经常给我塞些小钱,或给家里买菜,或送药送物,或将半新不旧的衣服抱到我家,让我们挑选……

期间,琴被招到一家工厂工作,我复读三个月(头年临近高考时一场恶病差点夺去我的生命,当年的高考也就此泡汤了)后进入当地一所大学读书。琴在车间工作时被机器压伤了手指,我也因偶然事件被厚厚的玻璃划破了手腕流了很多血缝了十几针,就这样我们双双受伤了。母亲说伺候一个也是伺候,伺候两个也是伺候,就让琴住到我家,由母亲共同照料。

就这样,琴成了我们家庭的一员,认母亲为干妈,逢年过节她和丈夫像女儿女婿一般双双登门过节,待母亲比我们几个亲女儿还亲,他们夫妇的孝顺一度令我汗颜。

琴最大的优点是善于倾听他人诉说,而喜欢唠叨的母亲最希望琴来看她,每一次琴的到来令母亲欢喜不已,她又可以放开肚子说个不停,琴从来不会打断她说话。

家里有大小事,我这个长女想不到的礼数,琴想到了也做到了,这也经常令我自惭,只能慢慢向琴学习、学习再学习。

琴也将自己视为我们家庭的一分子,大小的事情怎么想就怎么说,她积极参与到各种家庭事务当中,结果与我们家庭的隔膜就这样慢慢产生了,这令大家非常地不愉快,可是琴却丝毫没有感觉。

首先是大妹,不知为何非常排斥琴,一度与琴见面如同陌生人一般,不理不闻,为此我还责备过大妹,但大妹不置可否。

其次是我的婚礼,琴莫名其妙地不参加,不管我如何邀请她就是不出席,弄得我非常难堪和狼狈。后来过了若干年,琴与我重归与好后告诉我,因为母亲在琴跟前诉说了我的种种不是,她听后认为我是个不孝之女,发誓不再与我来往才那样做。

前几年我的婚姻一度陷入死胡同,为了抓住先生出轨的把柄,我悄悄跟踪了先生,还将此事告诉了琴,琴的好奇心重到查看每一个打给我的电话,她的这种表现当时就令我非常不舒服。但事后我又宽慰自己,认为这是琴关心我、爱护我的表现,根本没放在心上。后来,她碰到我家先生,又是恶言恶语地讽刺挖苦,让先生在同事面前下不了台不说,顺带还将我恨之入骨。看到我在婚姻出现问题而久久不能下定决心、犹豫不决的样子,琴反复做我工作,让我干干脆脆作出与先生离婚的决定,当时就令我非常不愉快。其实,离不离婚是我个人的事情,琴大可不必积极参与其中,这是一个人做人的起码底线,琴却无视这一点。

之后,我们的交往慢慢变冷,我借口工作忙、孩子需要照顾,很少与琴见面,更少了联系。

前一阵琴又打电话又发信息,询问我婚姻与孩子的事情,我正陷入孩子与家庭的重重矛盾与痛苦之中,实在不想见任何人,只想静静地一个人呆着,可琴一再地要求见面,任我作各种解释也不听,只想见面一聊,这更加惹我心烦。本来就不想见人,只想安静,偏偏琴不理解,还认为是我生她气了不愿与她交往,还不断给小妹打电话发信息询问我到底是怎么了……在我发了无数个短信,又转求另一共同好友英做琴的工作后才算打消了琴强烈要求见面和聊聊的念头。可最近,琴又发信息要求见面,我推说过一阵再说,琴完全生气了,说我根本就是不想见她。

其实,是好朋友就不该这样逼迫,是好朋友就不该这样积极介入人家的生活,琴这样做只能让人越来越想远离她。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想她是应当知道其间的分寸的,为什么一再地逼迫人又介入人家生活呢!

其实,离不离婚真的是我个人的事情,谁也不应当左右我的意志,让我作出离与不离的决定。是朋友早该清楚这一点,琴为什么一再地这样做呢?是什么趋动她不管不顾地强行介入人家的生活?干涉人家的家事呢?

当她是贴心朋友,在遇到各种矛盾、纠结、心事时,一吐为快地向她倾诉了,我想这不应该成为我应当承担琴现在所作所为的责任吧。我也经常遇到别人向我倾诉心事的经历,可我从来也是听过就算了,从来不敢也不愿给人太多建议和意见,顶多过段日子再安慰安慰,觉得这才是朋友间应当做的事情。为什么琴就不能这样呢,我曾经的倾诉变成了如今她必须介入和参与我的生活的法码了吗?

说实话,琴一再地介入,加重了我对她的反感,虽然对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也很自责,但实在无法克制,只想远远地逃离开琴的控制,不想再重温我们往昔的友谊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